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鄒城資訊 > 社會新聞

瀕危古戲曲在孔孟故里“起死回生”(圖文)

時間:2019-05-11  來源:  作者:  點擊數:411

 

IMG_0041_wps圖片_副本.jpg
 
IMG_0076_wps圖片_副本.jpg
5月6日,農歷四月初二,亞圣孟子誕辰日。在孟子墓所在地的山東省鄒城市大束鎮山頭村,400余名觀眾將村文化大院擠了個水泄不通。這個下午,中斷了五十多年的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——“山頭花鼓戲”在這片古老的土地上又重新唱起。
10個節目,唱腔、配樂、著裝、化妝完全尊重傳統,演唱者、司樂器者既有老藝人,又有新培養年輕傳人,全由本村村民組成。84歲的劉長立老人是曾經蜚聲遠近的“山頭花鼓戲”杰出演唱家、著名代表人物孟昭景先生的唯一健在弟子。因劉年事已高,其本不在演出計劃中。平日生活困頓、很少出門的老人在演出當天穿戴干凈齊整,執意要登臺演唱:“以前就覺著花鼓戲要(滅)絕了,想不到我活著還能看到這一天。”
山頭村是孟子林墓所在地,位于鄒城市區東北,與曲阜市接壤,距離孔子、孟子出生地不過一、二十公里,村中居民絕大多數為孔孟后裔,尤以孟姓為多。發源于這里的“山頭花鼓戲”已有二三百年歷史,曾風靡周邊五、六個縣,盛極一時、聞名遐邇。“山頭花鼓戲”的產生發展與孟子文化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。在歷史上,山頭村每年在孟子誕辰日前后都舉辦影響遠播的古廟會——“山頭會”。在每年的“山頭會”上,周邊數省來看花鼓戲的各界名流絡繹不絕,外地文化與本地儒家文化、鄉土文化交流、碰撞,對“山頭花鼓戲”的形成發揮了重大作用,塑造了其獨特的演唱風格,具有很高的文化藝術價值。孟子文化、山頭古廟會、“山頭花鼓戲”三者可謂交相輝映、相得益彰,相互催生壯大,成為一種難得的文化現象。
但在上世紀三十年代后期,孟子族譜修訂時,因當時主事人認為唱戲“有辱圣賢門庭”,勒令當時著名“山頭花鼓戲”傳人孟昭景放棄演唱,否則便不能載入族譜。致使該劇種喪失了上世紀四、五十年代的發展機遇。另一方面,這竟然也成為一件幸事,該劇種沒有像其他劇種一樣被改變得面目全非,相反保留下了其獨特特點,保留下了它的原生態,成為古老劇種不可多得的“活標本”。
“孟昭景事件”之后,“山頭花鼓戲”明顯衰落,上世紀六十年代之后幾乎再無公開演唱。目前僅存的三、四個老藝人,年紀最小的也70多歲了,沒有年輕傳人,“山頭花鼓戲”隨時面臨著斷代失傳的危險。
2018年初,鄒城市委宣傳部干部孔祥如,被組織選派至東山頭村擔任黨支部書記?紫槿2008年畢業于北京大學,獲法學碩士學位。出于對文化遺產的熱愛和關注,他結合群眾意愿,積極申請上級扶持,于2018年11月份成立了東山頭村“山頭花鼓”戲演唱團,用以老帶新的方式,決心將這一瀕臨失傳的寶貴藝術傳承下去,并發揮其在豐富群眾文化生活、教育引導群眾、引領文明新風方面的獨特作用。六個多月的時間,經過各方辛苦努力,克服種種困難,瀕臨失傳的“山頭花鼓”戲重新在山頭村唱響,并培養出了八個年輕傳人,初步解決了這個關乎長遠發展的關鍵問題。
當天,首先舉行了東山頭村新時代文明實踐站揭牌儀式。隨后,新老藝人聯合為觀眾奉上了久違的“山頭花鼓戲”,既有傳統劇目《三茬關》《下山》《喝面葉》,又有歌唱新時代的新戲《鄉村振興政策好》《東山頭是個好地方》。“老百姓對花鼓戲很有感情,以為再也聽不上了,對這次演出都很期待。”71歲的村民杜子明說,“花鼓戲不好學,沒想到年輕人唱的還真有那個味兒,以后還得經常演。”
86歲的張延齡是《山頭花鼓戲》的編著者。2002年前后,他有感于“山頭花鼓戲”這一珍貴文化遺產的特殊價值,以及行將被湮沒的現狀,歷時五年對“山頭花鼓戲”劇目進行了搶救性挖掘整理形成了《山頭花鼓戲》一書。張出身鄒城當地名門,家學淵源,其父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畢業于北京朝陽大學法律系,自幼接受了良好的傳統文化教育,在古籍譯注、戲曲著述等方面頗有造詣。“想不到,想不到,味兒全出來了,能在短時期內培養出這樣一批年輕人,‘山頭花鼓戲’這是起死回生了。”張延齡在看了孔祥如發給他的演唱視頻后,這話他連續說了好多遍。
 
文字報道:孔鋼山
責任編輯:焦良
 
來頂一下
返回首頁
返回首頁
顶呱刮彩票在线试刮